【终结的炽天使】你是我的白月光——浅析米迦与小优性格

斯雷因为所伊奈帆:

转载一下,这个就不删了挂在这个并没什么egg用的主页里。
 终结的炽天使是我在去年12月(说起来一年了呢)在被AZ一期捅了刀子无所事事的情况下刷斯雷因的贴吧被安利的。一开始就是冲着贤章的米迦去的,刚开始大家给我安利的并不是米优这对cp。而我没多想的看了画风和米迦的人设我喜之后就跑去prpr了,在十二月海南的艳阳下我抱着IPAD,当着市小学生运动会运动会补到了当时离线的第十三话……然后我给自己下载卡在的地方让我炸了(你们懂得)
 不过说到底我一开始就是一个冲着角色彻头彻尾的米迦厨,在pr角色之余还是想站点cp嘛……当然和上文一样,我一开始被安利的真的不是米优,但是从这两人在孤儿院的初遇,在吸血鬼都市里换血的那段,再到后来小优哭着逃跑被红莲收养,最后两个人都不再年少的相遇,我一不小心就站稳了cp……
 讲真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这个场景,总之这是我在炽天使对两个角色间最喜欢的互动之一(别的就是两个人互相吐槽吵架啦,超可爱的)——费里德问小优要不要去他的公寓,而米迦则说他脑袋不灵光自己来为优一郎解了围,之后小优当然要闹别扭,而米迦则问小优想要什么。那天晚上的晚饭是咖哩,不是优一郎讨厌的营养液,优一郎知道是米迦用血换来的后就没有吃,躺在床上等米迦回来,问米迦“你被怎么了”,然后又说“下次换我去卖血。”而米迦的话就更可爱了,那一段真的是让我心塞又喜欢了好久。
 而优一郎对米迦,米迦对优一郎,其实我认为这两个孩子在互相救赎。米迦向优一郎伸出手的同时拯救了优一郎,而优一郎最后握住的时候拯救了米迦。只是两个人都没说出来罢了。
 在我认为的少年漫还是这样的套路的漫画,我一直认为小优在刚见面捅了米迦一刀后后来发现那个吸血鬼是自己一直所缅怀的家人时,会去纠结,不愿意面对现实,我没想到小优会那么快的认可,然后问“真的是米迦吗?”最后说“米迦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他们两个为了彼此走到现在,前四年优一郎活在失去家人的悲痛中,在被窝里哭着说“好痛苦啊红莲。”,然后向前向前不断向前,为了复仇,前四年的米迦则活在混沌中,非人非吸血鬼,但是他为了自己再见到小优之前不成为怪物,在对血液的饥渴下能流着眼泪抑制,接着前进前进不断前进,为了相见。
 相见后的两人,无条件的信任彼此,尤其是在优一郎一下子割开手腕想要给米迦吸血的时候我简直要炸掉,但小优那么狠的下心真的很厉害,因为我们人类不像吸血鬼伤口愈合那么快,并且非常痛,只要有一点犹豫就会伤口过浅不怎么出血(不过最后还是吸了脖子。)
 不过这也是两个人的彼此信任吧_(:з」∠)_(还有我特别喜欢米迦说小优烦人……)(这人什么毛病)
 -
 “你还是我的家人吗?”
 “你并不是我的敌人。”
 “当我说你可以相信我。”
 -
 “你的救赎即将到来。”
 “我将会在破晓时分赶到。”
 -
 随便用了几句一期ed和op的歌词,老实说我喜欢X.U.的歌词,而我希望,这样的两人的救赎,终有一天回到来。用漫画家里不怎么负责的一句话吧(虽然是凭着记忆乱写的,歌词也是orz)……
 「如果说米迦的最好的归去之所不是挂着仅仅只带有姓氏的铭牌的房子,那一定是百夜优一郎的身边。」
 而这样的两人的救赎,大概也是彼此了。

浅白豆腐:

已经很久没有写过评了,但是我还是想写一下这两个人以此证明我曾经爱过。看终炽源于基友,用一个寒假补完并且追到现在。因为是漫画党免不了会遗漏什么,再加上我萌米优,对他们的理解也会有些偏差,还望多多包涵。

 纯TV慎看,有剧透。

 《终结的炽天使》是小说改编的漫画,但是走的线路却是不一样的。故事题材大致为人类与吸血鬼之间的斗争。开始的我被画风吸引,说实话,初始的小优给我的感觉很普通,就如同千千万万的热血少年漫画一样,男主的性格是那种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通俗来说就是冲动没思想,带着某种坚定,某种天真。让我有点惊奇的是米迦,他是那种很冷静的男孩子,圆滑也世故。而他和小优的相处方式却是与众不同的,开头就是在斗嘴,让我感受到他的生气,与小优毛躁躁的性格相反,米迦是个思虑成熟的孩子——即便他是孤儿。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我是不太明白米迦的,他像是一道白月光,在心里有一段悲伤。但他隐藏的很好,很轻松笑着和大家相处,伸手给被抛弃的小优。他的笑容从哪里来?他曾经遭受过什么?我一无所知。而小优呢,因为受到过伤害,所以封闭了内心,不与人接触。或许米迦是小优的白月光,照进了他心里,于是小优冰释了内心,慢慢开朗。小优前期性格里面似乎有些傲娇的成分,带着点小小的任性,米迦呢则像哥哥一样宠着他。这样的羁绊从开始便很难终结。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

 按照预期推测,双男主会分离,直至站在对立面上。若按照之前性格判断,我觉得冲动热血的优更加强势一点,米迦那种温柔形象就好比邻家大男孩。我本以为故事就会这么发展下去,人物性格也差不多开始成型。但是米迦变成吸血鬼后,就好像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他的眼神变冷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笑了。他成为了他挚友最痛恨的对象。

 终炽最大的看点就矛盾。种族的矛盾,利益的矛盾,情感的矛盾,交易的矛盾。

 四年后的米迦还在记挂着优,或许在某种程度上优已经成了他的执念。米迦已经一无所有,他只能怀抱着孤儿院的回忆,去拯救他唯一的家人。可是他半人半吸血鬼的身份,是全篇最大的矛盾点。他的阴郁开始渗透到骨子里。

终炽的故事叙述节奏一直很慢。自从米迦与小优分离,故事就一直在陈述小优的成长,米迦的分镜寥寥无几。小优的成长算是很正统,刷怪长经验创立团队。从原来的冲动不懂事,不会交际,慢慢懂得伙伴的重要,纪律的关键。虽然他还是会冲动,但是他的话他的小动作都有着成长的痕迹。也许有人会觉得优很没心,但是从他在夜里的梦靥我知道他还是想念着孤儿院的大家、想念米迦。所谓相对,就是他更加的憎恶吸血鬼。上帝视角的我,看着这样的他们,心里是很痛的。互相想念,却不在身旁,甚至走上对立的两面。

 你的灵魂在我所知道的范围内确实容颜苍白。近乎大病初愈一般。然而这是珍珠贝的血肉之躯被一颗小砂擦伤的疼痛。疼痛不断地刺不断地刺,足以使小砂化为珍珠。

 米迦和小优就是在互相磨砺,然后刻入骨髓。

 

——路太长,怎么补偿。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

 既然分离,那么必然会重逢。

在等待了十三话终于迎来了两人的相逢。这样长的铺垫,那么相遇一定轰轰烈烈。

这样的相遇可以说意料之中,惊喜之外。好不容易可以看见对方,却是敌我之争。你是我最最重要的家人,如今是我最痛恨的种族。那种满心的欢喜一瞬间荒凉的感觉,是其他人无法感知的悲伤,就好像心心念的雪花染白世界,结果全部被踩脏的感觉。那是月光也无法照亮的地方。尤其是漫画这里两人之间隔着大片的空白,仿佛一道无形的墙。我不能猜测两人的心情,在战场上可以有什么心情呢?我只是内心冰冷一片。


 

青梅竹马的重逢所带来的是众生皆罪人。漫画名字在这里才体现出来,而小优的黑化也使得剧情达到高潮。我想米迦一定恨透了人类,恨透了他们把自己的小优变成这样,恨透了他们对自己至亲之人的利用。可就像小优说的,米迦曾经也是人类。命运的重逢从来都不是为了馈赠,它不过是在重复上一次的悲伤罢了。

我一度以为米迦的性格里面已经没有人类的那种怜悯之情了,正如我上面说的米迦变成吸血鬼之后他的心就被冰冻了,或者说他整个人都被冰封了,凌厉危险的坚冰。可是他还有小优,面对小优时他就温柔,像是碎冰,虽硬不冷。小优失控时米迦大喊的“不能杀人”则体现出他未泯的怜悯,他又回到了“人类”的米迦。

挡刀也好,负伤也罢,米迦为的不是人类的未来,他的愿望很小,仅仅是那么一个人。

 

——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优,在日语里面有着“温柔”的意思,我想镜爹赋予小优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小优是一个温柔的人吧。小优的温柔不是明显的,但是细微之处却是很多。他的语言,他的顾虑,他的忍耐,他的坚持。他真的很温柔,感动阿朱罗丸的不是绝对的力量,制服心鬼的是一颗赤诚的心。小优的形象已经丰满了,他不但拥有热血男主的共有性格,他还有自己独特的一面。C曾经的小优被伤害过,他变得像只小刺猬,面对别人的接近总是堤防,不论糖果还是鞭子一律竖起自己的刺,然后他拥有了自己的新家人,可是又再次失去了。我还记得优回忆中小小的缩在一团被子里,多么孤单,擦不干回忆里的泪光一样,温暖他的只有米迦月光一样冰冷的记忆。后来的优长大了,他找到了米迦,为他还活着开心。我真的没有看见他因为米迦是吸血鬼而嫌弃的表情,我看见的只有不擅长读书的他窝在图书馆查阅把米迦变成人类的方法。他没有大声嚷嚷着拯救谁,没有不顾队友只身寻找。他只是在等待,等待下一次花开时候的重逢。我是最喜欢小优的笑容了,我也一直期待着他可以感化米迦。那么温柔的人,谁愿意伤害呢?迄今,小优已经成为一道白月光,而他照亮的不仅仅是米迦黑暗的前路,还是人类的未来。

 米迦的性格是有着三个阶段的。小时候就像我开始说的,邻家哥哥的形象,有点世故有点圆滑。笑起来带着狡黠,默默的付出,聪明也沉重。然后他和小优分离了,经历了由人变成吸血鬼的过程,我深切的记得米迦痛苦的呜咽。那时候的我想,为什么所有的灾难都要降临在这样的一个男孩子身上呢?但是仔细想想镜爹的故事从开始就不是为了欢笑的日常,终炽这部作品的基调本来就很低沉,庞大的世界观善与恶的交替。米迦变了,但是也没变。为什么呢?我总是觉得他还是原来的他,不过那个会笑的他被他自己锁在了内心深处。是谁说过,人生有三件事最苦——苦流离多难,苦爱而不得,苦难以长生。米迦长生了,但他的长生痛会永远束缚他,他不再是茭白的月光,他成为了月亮的影子,灰蒙蒙一片。或许只有小优可以拯救米迦。很幸运我猜中了。

 

漫画36话标题很清晰的表达了内容——优和米迦。前期一直铺垫的米迦的渴血在此也得到了解答。成为半吸血鬼的米迦一直是那种冷淡的男神形象,高高在上很难看见,像孤高的冷月,冷冷睥睨世间。我以为,米迦会直接吸血;我以为,米迦会再次逃跑。我想了一万种两人相遇的情景,却唯独丢失了这一种。镜爹很费心,为了这两只似乎更改了很多次内容。我很满意这次的相遇,我看完的感受就是——欸,这样才是米迦嘛。没错,这样活力的,会和小优斗嘴的少年才是米迦,他还是他,会打架,会生气,会流泪,会斗嘴,活生生的米迦。

是呢,青春期的少年们哟,不就是应该因为一点点的意见不合而大吵大闹么!小优可爱死了,任性傲娇回到了从前,我想也只有面对米迦的时候,他才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任性吧。

——是最重要的家人。

我想可能有人不明白,不就是吸个血嘛那么多话做什么。有这么想的人只是不理解两人的性格以及他们生存的环境。Tv化的效果并不好,有人从一开始就忽略了故事的背景,那是灾难的时代,米迦固执的不肯吸血,一个是他不想成为吸血鬼,成为自己和优曾经最痛恨的对象,二是他要吸血的对象是小优。正是因为是彼此最重要的家人,才会不忍心伤害。也是因为是家人,才包容对方的伤害。小优的直率和固执让米迦妥协了,当米迦哭着说“小优。。。我好难受。。。想吸血。。。”的时候,我是真正感受到那种悲伤,无法言喻的悲伤。那不是肉体上的疼痛,而是心头的玫瑰刺,每动一下都痛彻心扉。究竟要忍耐多久才可以倾诉?究竟要怎么样才可以做到最好?月亮掉下来了。

小优说:“可以哦,来吸吧。”

温柔的,将心捆绑在一起,让白亮亮的月光照亮黑暗。溺爱是双向的,米优的感情纯粹到让人流泪。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想隐藏,却在生长。

其实我觉得小优有时候真的就像米迦说的是个笨蛋,笨在不会为自己着想。米迦是家人,即使他是吸血鬼他还是米迦。优说“欢迎回来,米迦。”我真的好激动好激动,既然重逢不是为了弥补,那就让他们互相成为对方的光,共同前进。以后两人也有了血的羁绊了,像是小优说的一起加油,米迦真心的微笑,即使前路茫茫,我们也要相信镜爹会给个好结局不是么?拭目以待吧!

既然说了我有点cp倾向,那么下面这段话我觉得十分适合米优:

 

爱是恒久忍耐;

爱是默默承受;

爱是包容;

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

爱是希望;

爱是永不止息。

——《哥林多前书》

 

以上,感谢。

 

后记。

因为爱,所以我们聚到了一起。想了挺久写了这个评,不是一天写完的段落间会有参差还请多多包涵~老实说,我觉得终炽这部作品里面最大的不好就是一切的感情都是“家人”。筱娅队伙伴的感情,红莲父亲般的感情,米迦兄弟般【其实我觉得像是恋人×】的感情,全部都用一个家人带过了。不过漫画的主视角是小优,我们都知道小优有点笨嘛这样理解起来也没问题?哈哈,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亲们,希望我们可以一直热爱着这部作品!

 
转载自:壹玖一 来源于:将进酒呀卖队友
评论(2)
热度(350)
  1. kWON优一郎的脑电波 转载了此文字